“从实际出发探索发展集体经济有效途径,将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市民变股东,提升经济发展活力和实力。”这是贵阳市在做好脱贫攻坚,创建以共享为目标的创新型中心城市中提出的“三变”新模式。

  如何依托这样的“三变”改革新模式,完善城市功能、提升城市品质、推动城市发展,成为了当前贵阳市思考的问题。

  养老、扶贫、政策法规……在今年两会上,围绕着“三变”改革,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们都有着很多想法。

  “三变”推动养老产业发展

  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养老已经成为最受人们关注的话题。

  根据此前官方统计数据,截至到2017年底,贵州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554.22万人,占常住人口的15.59%,其中失能和半失能老人105万人,占老年人总数的18.95%。

  当前存在的矛盾,一方面是日益增加的养老需求,一方面则是当前养老机构数量少、服务差等情况,特别是民办养老机构,与政府管理要求和人民群众的需求还存在差距。如何化解这一矛盾,贵阳市政协委员、民建贵阳市委秘书长胡大颖提出,能否探索利用“三变”改革的方式,找出一条解决城乡民办养老机构在数量上和质量上提升难题的路径。

  胡大颖建议,探索利用“三变”改革的方式,结合财政安排、社会捐赠、彩票公益金等多渠道筹措养老发展产业基金,鼓励民营资本投入,增加对老年服务设施、养老服务购买等方面的投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特别是在建设用地方面出台明细政策规定,满足养老机构项目建设用地需求。同时,着力培育一批大型龙头企业和知名品牌,共同推进养老产业,把民办养老做大做优。

  “三变”让群众生活有保障

  2017年11月,南明区将新建的南浦路公园负一层物业作为载体,启动了南明区首批城市“三变”项目,利用这样一个项目,不仅完成了南浦路农贸市场及周边棚户区的改造,也将共享经济的红利惠及到了辖区困难群众,实现了社区674名困难群众年收入达一万元。

  除了辖区困难群众,在城市进程中,失地农民的保障,也是南明区正在思考的问题。

  贵阳市人大代表、南明区小碧乡乡长吴正明说,养老保险对村民来说尤为重要。以水坝村为试点,小碧乡正积极探索通过“三变”改革,解决村民收入问题。通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方式,参与优良资产经营,盘活集体经济,让村民得到实实在在的收益,为乡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脱贫攻坚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

  吴正明建议,在市政府的统筹协调下,尽快解决失地农民的“养老保险”问题,保障失地农民利益。

  除了城市,作为农村“三变”改革试点县,息烽县也全面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工作。贵阳市人大代表、息烽县县长卓飞认为,“三变”改革要注重建立农村资源资产评估、担保、抵押机制及风险防控机制,确保村集体成员资格认定、资产资源评估量化、资产股份量化均达100%。“目前息烽县已实现乡村入股耕地面积1.5万余亩,入股资金达8千余万元,入股农民达1.7万人。实现了‘红利先释放、经验先积累、群众先受益’,有力推进了精准脱贫。”

  建立监督模式推动“三变”

  推进城乡“三变”改革,是贵阳立足发展实际、通过政治引领制度安排促进公平分配,推动先富带后富的路径探索。通过城乡“三变”改革,可以找到解决缩小贫富差距、缩小城乡发展差距、对于破除城乡资源资金人力“三分散”、化解发展要素流动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矛盾。

  贵阳市政协委员、市农委农经站副站长黎桂先认为,目前“三变”仍处于探索发展阶段,一些措施、制度还不够完善,不配套,特别是对经营主体的利益分成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有可能会出现集体资产被违规侵占、入股人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等问题。

  对此,黎桂先建议,应该加强对农村集体资源、资金、资产清产核查,摸清村集体“三资”存量。建立股权(股金)监管机制,重点对财务和经营情况进行监管,针对经营主体,不仅是要对财务会计信息和经营业绩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监督,更重要的是对其在规章制度和重大经营决策执行的过程方面进行监管,乡镇(社区)政府要做好监管,扮演中介角色,确保入股股东的利益不受损失。

  设立要素交易平台落实成果

  有了保障三变健康推进的监督机制,如何保障“三变”成果,让“三变”落到实处呢?对此贵阳市政协委员、民革贵阳市委兼职副主委、贵阳市城乡规划局经开分局局长滕晓君则提出,设立服务城乡“三变”建设城乡要素流转交易平台,最大化保障农民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财产权益。

  滕晓君认为,在改革过程中,由于各类农村集体产权存在私下流转,流通要素透明度、公开化不高,城市实力企业引不进来,农村优秀的资源推不出去的情况,这抑制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产权价值的实现。因此,提高城乡要素资源配置和利用效率,建议设立一个城乡要素流转交易服务平台,提供场所设施、信息发布、组织交易、产权见证、资金结算等服务。坚持以农为主,构建城乡要素自由流动保障机制,促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自由流动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保障农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也让人才、资本、技术、管理等先进生产要素自由流进农村,畅通城乡要素自由流动的市场化渠道。

  贵阳市政协委员、贵州博腾律师事务所主任刘海建议,贵阳市大约有9万低保户,部分未列入项目范围的低保户无法享受“三变”改革带来的政策红利,为此他认为可以利用大数据手段,在全市范围统筹进行低保户“三变”改革工作,打破地域条件限制,逐步实现低保户入股全覆盖。同时,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和退出机制,在《股东入股协议》和《公司章程》中明确。此外,针对《公司法》里一般公司对股东人数有限定等规定,在“三变”改革中,建议还可以成立社区经济合作组织或普通合伙企业,制定恰当分红制度,让“三变”改革更加规范化。 本报记者 欧鲁男

  贵阳“三变”

  进行时

  2017年9月,贵阳市白云区红云社区49岁的杨晓超交了100元就办理了股民证。此后的10年内,杨晓超将平均每年从白云区城乡“三变”改革开篇之作——“梵华共享”项目分红约7500元。

  “梵华共享”项目是以“梵华里”商业项目为依托,让白云区最困难群体在参与“梵华里”项目的商业运营中获得收益,解决困难群体零收入、低收入的问题。

  目前,贵阳各地的“三变”项目已如星火燎原之势,为全市城乡改造探索出了新模式。

  2017年11月,南明区首批城市“三变”改革4个项目亮相;云岩区城市“三变”项目,六广门体育文化综合体被征收户补偿兑现暨“三变”共建签约仪式举行……

  据统计,2017年,在贵阳市委、市政府的统筹下,贵阳各区(市、县)按照要求选取优质项目开展“三变”改革试点。目前,贵阳已启动实施城市“三变”试点项目25个,惠及市民4.56万人,预计可带动低收入困难群众4653户9325人;466个村开展“三变”改革试点,涉及88个乡(镇、社区)、93.16万人,其中低收入困难户1.67万人,促进低收入困难人口人均年增收1000元。 本报记者 欧鲁男